从海外厂商看氧化铝供给
中国不锈钢网http://www.31bxg.com 2018-09-28 17:08:51 中国有色网

  自3月起,铝海外厂商的运营情况屡屡成为市场焦点。海德鲁、俄铝和美铝的正常运营中断,给市场造成不同程度的价格冲击。进入8月以来,在海德鲁减产和俄铝制裁延续,美铝突发罢工的情况下,氧化铝价格飙升,且持续维持净出口。然而,海外厂商高额的生产利润刺激和长期中新增的产能体量不可小觑,国内厂商存在成本和政策等不利因素,氧化铝净出口难以长期维持,而氧化铝带来的成本炒作也难以为继,对沪铝而言,成本更多地回归底部支撑作用。

  自3月以来,氧化铝出口窗口持续打开,据海关数据发布,2018年1-7月,氧化铝共计出口34.36万吨,同比上年增长1034.4%。在国内供应相对紧张的情况下,出口仍能持续,表明国际市场上氧化铝紧缺更甚,市场上甚至有部分观点认为中国长期中或转变为氧化铝净出口国。氧化铝净出口能否维持?国际市场上氧化铝的短缺是否延续?本文将从氧化铝的国际供给侧出发,通过分析国际主要铝巨头的营运情况,对世界范围内氧化铝的未来供给作出合理预测。

  一.海外三巨头生产受限,国际市场氧化铝供应偏紧

  近两月来,在国内矿石供应短缺,铝土矿价格高企的情况下,成本推动国内氧化铝的价格居高不落,与此同时,海外氧化铝价格不断上行,港口氧化铝FOB均价8月zui高攀升至640美元,内外价差的拉大,也成为刺激氧化铝上行的重要因素。海外市场前期的氧化铝紧缺,和国际主要氧化铝厂商的生产动态密不可分:

  其一,海德鲁减产仍在继续。自2月海德鲁在巴西的氧化铝工厂Alunorte由于环境问题被巴西政府勒令减产50%后,海德鲁与巴西政府始终处于谈判拉锯战中。海德鲁发布的二季度报中提到,产能恢复时间仍未确定。从海德鲁发布的季报中,观察到其一季度氧化铝产量127.7万吨,同比上年减少12%;二季度产量82.9万吨,环比一季度减少35%,同比去年减少47%。由于Alunorte生产海德鲁全部的自有氧化铝,在该厂的减产下,附近的Paragominas铝土矿和Albras电解铝厂也以50%的产能生产。海德鲁对于是否10月能够恢复满产仍不确定,根据2017年产量测算,截至目前,海德鲁的减产至少造成国际市场上153万吨氧化铝产量的减少,即便到10月底恢复满产,还将造成约55万吨实际供给的减少。9月5日,海德鲁旗下Alunorte氧化铝厂与巴西政府签署了两项协议,包括行为规范条款(TAC)和社会义务条款(TC),虽然目前仍未确定复产时间,但海德鲁视这两项条款为推进谈判的重要里程碑。

  其二,美铝罢工前景未明。8月8日美铝位于西澳大利亚的三处氧化铝工厂和两处铝土矿发生罢工,美铝紧急调集临时工接手生产,短时虽暂不影响氧化铝与铝土矿产出,但工会与美铝的谈判并未达成一致,当前仍在协商阶段。美铝西澳的产业在全球地位举足轻重,2017年位于该处的三处氧化铝工厂共计产能898万吨,占据美铝54%的氧化铝产能;两处铝土矿产量3320万吨,占据74%的铝土矿产能。日前传出澳洲的装船已经受到影响,使得海外市场的供给进一步雪上加霜。9月7日,美铝位于西澳大利亚的氧化铝厂与当地工会就新就业协议举行投票,投票结果未达成共识,当地工会表示工人将延续8月8日以来的罢工行为。

  其三,俄铝制裁悬而未决。自4月6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俄铝施行制裁后,至今仍未完全解决,10月美国将做出终裁。以2017年产量计算,俄铝为全球市场贡献超过6%的氧化铝,且70%以上的产能都位于俄罗斯本土之外,若制裁不能解决,境外氧化铝的贸易势必受到影响,届时或使得俄铝出现销售无路的困局,从而造成海外市场的短缺。9月12日晚间,市场突传俄铝受美制裁或被解除,伦铝价格迅速回撤,但对此俄铝官方对此未予置评。

  从俄铝、海德鲁和美铝的zui新动态来看,海德鲁和俄铝释放出恢复正常运营的积极信号,而美铝消息则相对消极。美铝的罢工是否会长时间延续,从而影响中长期内海外氧化铝的供给?我们从海外厂商的生产利润和产能运行情况来详细分析。

  二.海外氧化铝生产利润空间可观

  美铝虽然罢工虽在延续,但我们认为,在当前海外氧化铝高利润生产的背景下,美铝处理罢工事件态度积极,或作出较大让步,长期罢工的可能性较小。

  和国内环保政策导致的铝土矿供应紧张不同,海外铝土矿供应非常充足,且成熟厂商多拥有从铝土矿到电解铝的完整产业链,保证氧化铝能够长期稳定地以低廉的价格满足电解铝的生产。从海外第一梯队氧化铝生产商公布的成本观察,South 32生产成本zui低,2017年平均生产成本约为200美元/吨,俄铝2017年均成本约为270美元,进入2018年以后,成本再创新低,上半年已下降至230美元附近。美铝和海德鲁同时公布了成本和价格,上半年随着氧化铝价格上行,美铝氧化铝利润率已经逼近40%,海德鲁减产后生产成本快速抬升,导致利润率有所降低,但上半年利润率仍维持在15%附近。其他大厂商并未明确声明氧化铝生产成本,但如力拓和韦丹塔,都反复提及自身具有低廉的成本优势,生产成本分布于世界厂商的上四分位中。

  在氧化铝的高利润下,罢工或停产能够长期维持吗?从厂商自身的利益zui大化出发,尽快采取措施恢复正常运营,才是一个“理性人”的合理选择。事实上,从海德鲁和巴西政府签订的两项合同中,我们可以窥见企业对于复产的热切盼望。从海德鲁与巴西政府签订的两项协议看,行为规范条款(TAC)中所有投资、成本和罚款预计1.6亿亚雷尔(3843万美元),此外还需准备2.5亿亚雷尔(6005万美元)的财务备用金;社会义务条款(TC)中海德鲁承诺投资1.5亿亚雷尔(3603万美元)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,两项协议中,海德鲁已经决定付出至少1.3亿美元来为复产努力。

  海德鲁愿意付出巨额资金来复产,自然是因为复产能够带来更高的收益。而与海德鲁相比,美铝的氧化铝利润更为可观,2018年二季度氧化铝销售利润已经逼近40%。而从体量上,美铝是海外第一大氧化铝生产者,2017年氧化铝年产量1370万吨,氧化铝和电解铝产量比高达4:1,这意味着除自用外,美铝每年仍有近700万吨的氧化铝外销。澳大利亚的三处氧化铝工厂占美铝氧化铝总产能54%,在美铝的铝产业链中地位突出。在高利润和高产量的双重压力下,我们认为即便第一次工会谈判结果不尽人意,美铝仍有动机作出更大的让步,西澳的罢工或难以长期维持。

  三.长期中供给压力仍然存在

  在高利润的刺激下,厂商是否有扩产的可能性?我们翻阅了国际主要厂商zui新的年报或季报,从中梳理出铝产业链中明确新增产能的项目,发现年内虽不必过度担忧,但长期中供给压力仍然存在。

  2013开始铝价连续低迷两年,部分国际厂商为了应对亏损,有停产或出售资产的现象。2015年开始,伴随着中国供给侧改革开始,铝价开始上行,厂商陆续开启不同体量的复产和新建。从公布的报告中,世界九大厂商披露的氧化铝新建及复产产能共计1085万吨,电解铝产能385万吨。从建设周期和投产时间来看,大部分的新建产能多存在于长周期,年内绝对增量较小,但对比海内外的政策环境,长期中海外产量的增长预期不可小觑。

  世界铝土矿储量丰富,而海外厂商不存在环保整顿的困扰,从整个电解铝产业链来看,原料的供应不存在短缺问题。此外,供给侧改革仅仅决定了中国电解铝产能的天花板,海外厂商的增产并不受限,因而电解铝产能没有上限。更为重要的是,随着中国供给的缩减,全球铝价被抬高,海外铝厂商的产业链利润率整体较高,厂商有足够的动机扩大生产以获得更高的收益。有动力且无限制,长期中海外氧化铝和电解铝的供给都不可小觑。国内厂商和海外巨头相比,存在成本和政策等多方面劣势,中国不具备成为氧化铝长期净出口国的必要条件。

  四.国内氧化铝价格有回落风险

  国内氧化铝价格的上行源于山西的矿山整顿和环保督查,整个北方地区铝土矿供应紧张,配合海外三巨头的负面消息,内外联动之下,6月底开始,国内氧化铝价格走出了两轮上行。进入9月以来,北方矿石紧张的局势稍有缓解,铝土矿价格高位持稳,国内企业也加大了海外矿石采购力度。此外,海德鲁和俄铝恢复正常运营的预期,使得海外氧化铝价格开始回落,内外价差缩小。前期利多氧化铝价格的内外因素均有不同程度减弱,国内氧化铝价格不再上行,且考虑到前期内外价差拉动的炒作部分,氧化铝价格存在回落风险。

  在看电解铝价格,8月由于氧化铝上行带来的成本炒作热度已经褪去,进入9月后,消费的拖累愈加明显,沪铝进入下行通道。短期来看,氧化铝难以再给沪铝带来上行的动力,且随着价格回落,反而可能给盘面增加向下的拖累。但作为电解铝的第一大成本项,氧化铝的绝对价格仍处于年内高位,电解铝绝对成本仍然较高,行业存在大面积亏损的情况,成本对于价格仍有底部支撑作用。短期来看,成本回归底部支撑后,我们认为沪铝14500之下空间较小,节前下游存在备货,铝锭库存去化较快,且宏观层面频传利好消息,沪铝或呈现震荡回暖。

文章关键字: